请在后台-营销-seo-顶部文字处修改

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

志愿者日志

  • 有一种精神叫老兵

    文/曹军  2016年公司发起抗战老兵慰问活动已经有十一年了,每一年的某个时刻就会被这个消息所包围。在2015年,一个介绍滇西抗战老兵慰问的APP极大地震动了我,APP中每一位老兵敬礼的照片都记录着沧桑的岁月痕迹,看到这些,我自己对自己说该去看看他们了。 平时自己就爱收集阅读抗战的记录材料,对远征军当年艰苦卓绝的史实了解比较详细。在海外时突然接到公司同意自己的申请,当自己忐忑不

    2017-01-06
  • 我在祖国的深圳四季如春,您在滇西的深山还好吗?

    文/吴凤丽 2016年有机会去云南、到滇西、到深山里看望抗战老兵,听爷爷讲那过去的故事-----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很感恩今年公司拣选了我,10月份随中兴公益基金会作为志愿者有幸探望了老兵们。刚落地腾冲,就听组织者说:“现在天气渐渐变冷,老兵年岁已高,最小的85岁,最大的102岁,多半90多岁,冬天是他们最难过得了。去年一个冬天就陆续离世28位”。在我们到达的当天,又有一位老兵离我们而去。即使健在

    2017-01-05
  • 彩云之南坐看云起——腾冲之行记

    文/祝路 2016年想来腾冲,很久、很久了,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第一次在中兴报上读到同事慰问抗战老兵的文字。记忆中送同事走到村口的苍老羸弱身影,清晰可见。 真正感受到自己是站在腾冲这片土地上的时候,已经是随着同伴一起来到滇西抗战纪念馆,伫立在主厅堂的群雕前。 代表着1942年浩浩荡荡奔赴缅甸抗日的103000名远征军的1003顶英式,美式德式钢盔,宛若整齐的受检阅的士兵方阵,耳畔是纪念馆的

    2017-01-05
  • 总有一团火焰照耀我们前行

    文/宋豪 2016年和许多年轻人一样,我对于“老兵”的印象是模糊的,他们的故事在我还没出生时就已经结束了。人们把他们的名字刻在石碑上,混乱年代,这些石碑铺成了一层层台阶,无数的人从上面经过,磨淡了他们的名字,也磨淡那个年代闪耀着的光芒。现在,健在的老兵重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他们都已是垂暮之年,时间再也不会给我更多的机会去探望他们了。10月20号早上六点,我和几位小伙伴踏上了这次公益之旅。此次行程一

    2017-01-04
  • 感恩腾冲行

    文/王艺颖 2016年10月21-25日,作为中兴公益的志愿者,我和公司的16名志愿者前往腾冲看望抗战老兵,终于圆了自己心中盼望多年的一个梦。 这是我们腾冲一组(共产党员组)的三位志愿者。二战时期,为保卫当年唯一的一条援华通道滇缅公路、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中国国民政府组建了第一支中国远征军。三年多的中缅战役,中国投入兵力总共40万人,伤亡接近20万人,中国远征军以数倍于日军的伤亡,打通了中缅公路,

    2017-01-03
  • 心怀不舍人离去 异日重逢分外亲

    文/高学军 2016年从腾冲回来正好一个月了,但在腾冲的一幕幕却深深地留在了脑海。 抵达腾冲的20日下午以及21日上午,基金会组织大家前往国殇墓园以及松山战役遗址举行祭拜仪式。随着导游的讲解,当年十万青年十万兵、人人争先赴前线、第一次远征惨败、翻越野人山、血战松山、收复腾冲……的场景一一浮现在眼前。为了此行做过不少准备工作,包括关于松山战役的文字看了几次,但真正到了战场遗址,在这里才真正

    2016-12-13
  • 明年我们还来看望您

    文/宋涛 2016年2016年10月份我有幸参加了中兴公益组织的2016年度慰问腾冲抗战老兵的活动。对于这个活动,我心仪已久。我最早关注这项活动还是来源于中兴内部纸质报纸的豆腐块文章,连续10多年的报道,特别是在2015年看到网页版里慰问活动中发来的队员们在泥地里行走的场景,我更加坚定了要到现场看一看的决心。2016年8月我成功加入中兴公益活动志愿者行列,10月份当慰问活动召集时立即申请加入。我参

    2016-12-06
  • 听老兵讲:“滇西抗战记忆”

    文/许飞 2010年崎岖逶迤的山路如仙女舞动的饰带,九曲十八弯。白云弥漫中,滚滚怒江滋润着路边的烟叶,水稻,剑麻,细长的蓝桉树和苍翠的松林。村民朝夕相伴,鸡犬之声相闻,如世外桃源。可就是在这里,70年前,老兵们作为青壮年甚至少年儿童义无反顾的拿起武器,宁死不屈的战斗过。201名老兵,最小的老兵79岁,最大的106。曾经握钢枪打鬼子的有力的双手,已粗糙焦黄;曾经健步如飞,如今连门槛也不能颤颤跨过;曾

    2016-08-18
上一页12下一页 转至第
Powered by MetInfo 6.0.0 ©2008-2018 www.metinfo.cn